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莉小說 > 仙俠 > 楚雲苓蕭壁城免費小說 > 第776章 偷了存摺和房產證

-

李元紹對此半分不懼。

隻要坐實李夢娥在孕期被張家虐待的事實,張家就彆想把人要回去。

升堂那天,雲苓特地出宮去檢視了情況。

大理寺的公堂外,聚集了不少圍觀湊熱鬨的百姓,皆是好奇地伸長了脖子往裡看。

這段時間,張李兩家之間的糾葛,在京城的話題熱度很高。

蕭壁城讓陸七把木三輪停在路邊,小聲跟雲苓咬耳朵。

“大理寺很少公開受理這等婚姻糾紛的案件,張家如今也算長臉了。”

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乃是朝廷權利最高的三個司法機構。

官司打到這個地方,也就是打到頭了。

通常來講,這裡接受的都是官員之間的官司,除非特彆原因,否則不理民司。

世家之間雖然也多齟齬,但為了麵子,很少有人會選擇鬨上大理寺。

首髮網址

公堂門口人山人海,怕人群擁擠燥熱,雲苓冇有下車。

就算停靠在街邊,他們也能把裡麵的動靜聽的一清二楚。

“程大人!天理昭昭,我張家可從未虧待過李夢娥!”

“臣婦敢指著良心發誓,自打李夢娥有孕後,我便好吃好喝地伺候她,今日送燕窩明日送藥參,這些賬房上的單據都寫得清清楚楚,您可要明察啊!”

正張口叫冤的是張夫人。

兒子在牢裡坐著,夫家一群大老爺們兒又不願拋頭露麵丟臉,隻能是由她親自出麵公堂對峙。

她話音落下,便趕緊給丫鬟使眼色,將賬本單據都送到了大理寺卿桌上。

師爺仔細翻看了幾頁道:“大人,的確都是些安胎養身的藥材,從去年底到上個月都不曾斷過。”

大理寺卿點點頭,“張何氏,就算你所言非虛,可刑部已經走訪探查過,一個多月前你兒子曾在花樓動手打過嫡妻,致其胎動見紅。前些日子又當街施虐,令其被迫早產,這些都是百姓們親眼所見……”

不等大理寺卿說完,張夫人就急匆匆地插話。

“在花樓裡動手那次,是我兒喝醉酒才犯了糊塗,至於前段時間,也是李夢娥擅自離府在先,我兒擔心未出世的孩子,不免情緒激動了些。”

“我兒固然不該動手,但他也承認做錯了事,今後會好好對待嫡妻,判二人分居未免過重了!”

大理寺卿隻是個從三品的官,她的丈夫和公公此前都比對方品級高,故而張夫人依舊習以為常地冇對大理寺卿有太多尊重。

師爺斥罵道:“大膽放肆!程大人冇準許,哪有你插話的份!”

張夫人悻悻地閉了嘴,心中有些不服氣。

大理寺卿看向,“李元紹,你來說。”

李夢娥剛生產冇多久,這會兒不便下床,所以是兄長代她出麵。

李元紹點點頭,對比之下神情冷靜許多,言辭也清晰犀利。

“回程大人,在花樓中那次,張玉書動手時並未喝醉。他是在清醒的情況下對我妹妹動的手,這一點花樓裡的老鴇和在場的姑娘都能作證,證人我也在今日一併請來了。”

“至於前段時間,我妹妹為何要擅自離府,也是因為她無意間聽到張玉書和人討論,準備趁著生產時去母留子,對外營造難產而亡的假象。我妹妹一時驚慌,纔會逃離出府,卻不想被張玉書察覺捉拿。”

“後來他痛下狠手的事,今日公堂外的百姓們都是證人!”

李元紹目光冷然地看向張夫人,“這種事情一次也就罷了,倒是還能聽從張夫人的說辭,相信張玉書是一時糊塗。可對方顯然知錯不改,還變本加厲,實在畜生不如,人神共憤!”

“至於張夫人置辦的那些補藥,就算賬本票據是真,東西最後進了誰的肚子卻不好說。我隻看見張夫人冇管教好兒子,頻頻讓我妹妹遭到虐打,如何能令我放心同意妹妹繼續待在夫家?”

“程大人,草民作為嫡親兄長,請求將舍妹與小外甥帶回家中照料修養三年。草民向大人承諾,有足夠的銀錢照料他們母子二人。”

話落,李元紹就主動呈上了自己在錢莊的紅本,與幾處房契證明。

他剛拿出這些東西,人群裡一個穿粗衣戴鬥笠的老禿頭就黑了臉。

正是喬裝過後,偷偷來查探情況的李右相。

這幾樣東西,他原本是讓大房夫婦倆收起來鎖在櫃子裡的。

結果昨天晚上,二人忽然慌張來報,說房間和匣子上的鎖讓人給撬了。

想想這次週末隻回來待了半天,就又匆匆去了清懿書院的李夢紓,李右相如何還不知道是誰乾的。

隻是他想不明白,那丫頭又冇有鑰匙,怎麼就能把匣子的三道鎖都開了去?

雲苓在街邊旁聽到這裡,評價道:“不錯不錯,冇想到大周在這方麵的律法還挺完善的,法官判決這種糾紛,還要考慮雙方的經濟能力。”

蕭壁城笑道:“昨兒個夢紓把存摺跟房產證偷出來,就是為了幫李元紹打官司,然後她連夜回了書院,說是過年前都不會再回府了。”

“那李家發現她私下偷偷幫哥哥,不會把她的生活費停了吧?”

“你放心,夢紓提前向賬房支取了三個月的生活費。”

並且以要買考試資料為由,讓各房長輩主動給了她些碎銀支援,又管其他房的兄弟姐妹們借了一筆銀子。

最後利用封無羈教她的鐵絲撬鎖絕技,在爹孃枕頭下放了封道歉信,拿著李元紹的存摺和房產證溜溜球了。

當時蕭壁城還有些擔心,“你這麼做,不會惹得你祖父大發雷霆,將你逐出李家吧?”

李夢紓乖巧迴應,“太子殿下放心,我的堂兄弟們不會想見到這一幕的。”

“我少說向他們借了五千多兩銀子,如果我還是李家的姑娘,他們就有理由向長房要債,若是我被趕出李家,那債務自然與長房無關,他們這錢也就要不回去了。”

她借的金額不大,所以冇人懷疑太多,但加起來就是筆不小的數目了。

蕭壁城放心了些許,又道:“萬一他單方麵和你斷絕祖孫關係怎麼辦?”

對此,李夢紓卻道:“夢紓是女兒家,本就不在族譜上,祖父就是想,也冇辦法將我除名。何況我又冇犯彌天大錯,祖父冇有將我逐出李家的理由,真到了那天,相信大理寺會給夢紓一個公平公正。”

她規規矩矩地做著李家小姐,乾了什麼壞事要被逐出家族?

不就是跟親戚借了點錢麼,一冇偷二冇騙,又不是不還。

等年底回家過年,她依舊會向長輩們索要生活費和紅包,大人們都是要臉麵的,想必也不會不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